这样一个东西在国外是不值得投资的

  • 时间:

【袁隆平九十大寿】

其實作為一個上市公司來通過做融資平臺,其實已經蠻適合了,這個事情在美國納斯達克已經非常成熟了。在中國我覺得要闖這條路,讓中國的科技公司能夠在中國上市,我覺得科創板是一個創舉。

目前,華登所投的華潤微電子、聚辰半導體已申報科創板,還有多家企業正在準備後續申報

黃慶:我覺得中國的產業正在升級,消費升級,技術也在升級,這是我覺得的一條主線,通過互聯網,通過高科技來改變傳統產業,這是一條主線。

中國半導產業覆蓋不同階段市場

科創板開鑼,半導體產業成“新寵”。

產業升級和科技創新是風投未來兩大趨勢

華登國際 黃慶黃慶  華登國際現任董事總經理

如果投資人看好的公司,會給它足夠的估值,會讓它可以變成一個上市公司,雖然還沒有盈利,這個路以前在中國是不通的,但很多初創的企業,創業型公司,科技型公司,它是有一個周期的,等能做到盈利狀態,是需要一個更長時間。

1987年成立於美國硅谷,華登國際專註於半導體風險投資已有32年。1998年投資新濤半導體,成為第一家成功退出的中國半導體公司,此後還投資了中芯國際、兆易創新、無錫華潤上華、晶晨半導體、中微半導體、格科微電子、矽力傑等知名企業。

全景網:長距離對於風險投資會不會有阻礙?

黃慶:我覺得中國的一個特色就是中國有低端市場、中端市場、高端市場。有不同的市場,其實對中國創業來說是一個利好,因為給我們一個不斷學習的過程。我們能力不強的時候,可以做低端一點的東西,也有巨大的市場。而在海外投資的話,在硅谷投資,我們一來就做高端市場,沒有一個低端市場可以選的,這是中美半導體產業市場最大的不同。

全景網:風險投資在中國未來的趨勢是什麼?

曾在IBM微電子擔任設計顧問工程師,還曾在Chromatic Research擔任高級技術人員,與他人共同創建了Silicon Access網絡公司,擔任亞洲VLSI設計和業務發展部的副總裁。

近日,全景網《科創能見度》欄目深度對話華登國際董事總經理黃慶,在從事風險投資前,他已從事半導體行業的技術、管理及業務開發等逾15年,他對科創板及註冊制進行瞭解讀,對比了中美兩國半導體產業市場,同時分享了全球視野下的風險投資以及對行業的未來趨勢預測。

所以比如說中國我們缺什麼東西,比如說我們當時投資兆易創新,兆易是做一個所謂的Nor Flash,閃存的這樣一個產品,這樣的產品,這樣的技術在國外是一個相對成熟的東西,市場也不是非常大,這樣一個東西在國外是不值得投資的,因為這個事情發生了已經十年了,很早以前就發生過了,整個局面已經比較肯定了。沒有投資的機會,就沒有小公司生存起來的機會,但是在中國它有這樣的機會,因為中國沒有這樣的公司。

黃慶:全球特別高科技方面,其實是一個全球性的東西。研發是全球性的,市場是全球性的,人才也在全球性的,所以其實通過看到全球視野做國內投資,是一個很大的優勢,因為我們可以看得見最新的前沿的技術在什麼地方,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,現在中國在發生什麼事情,這是一個聯動的一個東西,中國的發展不是一個完全獨立的發展,而是全球聯動的,我覺得如果沒有一個全球視野,就沒有一個明確的感覺。

中國有這麼多小的客戶,中小客戶是需要這種產品的,它近水樓臺,它就有這樣一個市場,如果做得出來,就可以把企業做起來,這就是一個產業的機會,市場的機會,讓這種公司做起來以後,可以再往高端走。所以剛纔說有低端、中端、高端市場,因為它有不同階段市場,對於中國半導體公司來說,市場導向是最重要的。

全景網特別推出的《科創能見度》欄目,通過監管機構負責人、資深投資人、行業專家等專業人士的講述,用前沿的思維、發展的眼光、辯證的態度,帶您穿透迷霧,直擊科創板本質。

註冊制對價值評估更市場化適合科技公司發展全景網:您如何看待科創板?

首批上市企業中有6家芯片半導體公司,第二批上市企業中,拿到“001”號受理批文的晶晨半導體也已卡位。據不完全統計,目前科創板已上市半導體相關產業鏈企業最新總市值超過2000億。

編者按從去年11月首次“官宣”到確定今年7月22日首批科創板新股上市,僅僅八個月的時間,承擔支持科技創新,資本市場全面深化改革歷史使命的科創板以火箭般的速度破繭而出。蘊含著改革者的魄力與努力,飽含著市場各方的盼望與期待,更折射著資本市場在中國經濟轉型過程中重任在肩。

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:全景財經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黃慶:90年代開始,我們在國內投資的時候,事實上國內沒有一個成熟的上市的地方,所以事實上很多公司寄希望在國外上市。國外上市這條路,應該說對中國很多公司是不適合的,而中國的上市途徑可能更適合,但中國上市的板塊不斷在調整。科創板起來的話,也是對中間調整的重要一環,最關鍵是註冊制,註冊制更適合科技公司的發展,很多對項目對公司的價值評估應該市場化,我覺得更適合於科技公司的上市,所以當年很多公司希望在美國上市。

第二,科技本身的發展,國內以前更多的是通過學習,通過模仿來來提高自己的技術。我覺得今後會更多通過研發創新來提高技術, 隨著時間的遷移,國內研發的實力提高,研發投入越來越大,通過科技創新作為一個成長之路,我覺得越來越多公司會是這樣。

值得註意的是,在市場高度關註的半導體公司——中微科技、瀾起科技和晶晨半導體背後,同時浮現風險投資基金華登國際的身影。

投資低端市場也有機會全景網:中美半導體產業市場最大區別是什麼?